咸鱼少女楚眠眠

沉迷all叶!看心情更文。

all叶/死亡游戏 3

我觉得自己给自己开了个大坑...

如果我现在弃坑你们会揍我吗?

好的吧。





“那个花瓶,是固定在桌子上的。”叶修从桌上起来淡定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环顾一周,试图寻找被他们忽略的东西,毕竟在所有人被眼前引人注目的花瓶吸引的情况下,周围肯定就无暇顾及。太过局局限于细节中,而没有全局的概念的话会离真相越来越远。

 

正当室内陷入沉思中的安静时,突然从张新杰嘴里冒出有些模糊的音节,叶修转头向他看过去,发现一向稳重的新杰此时也满脸凝重,眼神环视着桌椅一瞬间闪过慌张。

 

“你干什么呢?大点声成不,这样让人心里毛毛的!”黄少天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声音有些气恼,也不知道是在气张新杰自己嘟嘟囔囔还是因为太过压抑而有些烦躁,而且他也是很想知道,张新杰想到了什么。

 

“9……10……11,12,13……”张新杰放大了声音,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却是一串儿数字。规律报数的节奏让气氛有些诡异。

 

“13张椅子。”叶修几乎肯定说出张新杰还未说出的话,话音刚落就见张新杰冲他点头,“我觉得是按人头来的。”

 

“这些椅子,我跟老叶刚来这个客厅的时候就已经数了一遍了,若是按照人头来放置的话,我们队伍一共是14个人,这里少一把。而且现在我们仅有4人。”黄少天也明白了张新杰的意思,他观察力不亚于任何人,不然也不会在赛场上准确的抓住一个又一个的机会。

 

 “要么,这椅子的数量就是个暗示,这个地方不止我们四个人,或者说,还会有其他人过来。”略一思索,叶修就提出了假设。“我们现在要搞清楚的几个问题。第一,为什么来这里?来这里做什么?或者说,他们把我们弄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还不得而知且没有任何线索。第二,其他人什么时候来?为什么这么空间里只有我们四个?看起来可疑的线索除了那个花瓶之外就是这些椅子。既然把我们弄过来那肯定知道我们的人数,椅子为什么少了一把?少了这一把的含义又是什么?第三,为什么是我们?”

 

“所以呢?”张佳乐询问出声。

 

 

“我们可以这样推测,有一个人,把我们弄到这里来是为了跟我们玩一场密室逃脱的游戏。门锁在屋内加大了这种可能性。”叶修视线停留在大门处神情严肃。“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想办法从这里出去,而这间房子里肯定还会有别的线索。我们可以先找找,如果不行,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叶修说的没错,复杂的原因无从寻找,只能深入对这个地方的了解,找到线索才能渐渐明了,被困在这里的话一切都是妄谈。

 

行动起来也不会再胡思乱想,这就是叶修能给予他们的力量,有一种只要这个人在,就不必慌张的感觉。

 

 “少天,闲来无事,我们把这房子打扫打扫吧。”突然地,叶修大神提出了一个奇怪的建议。大神不愧是大神,脑回路跟所有人都不太一样。“这样,不会破坏线索吗?”张新杰犹豫的开口,看着叶修笑眯眯的表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行了,看见奇怪的地方,擦一擦。”叶修把桌子上积着灰的精致桌布扯下来,用螺丝刀撕开几个口子,几下撕成了四片分给了众人。

 

“你见过有人被绑架到不知所谓的地方还帮人打扫卫生的吗?”黄少天嘴上吐槽着,但手上的动作可勤快了。说着说着话,就把自己刚刚踩的一把椅子擦干净了。

 

“你是不是傻,擦奇怪的地方,你这样累死你算了,还真当是清洁工啊……”张佳乐逮着机会又跟黄少天杠上了。别说,有这么两个活宝在,气氛倒不至于那么沉闷。

 

“别吵吵了……算了,你俩吵归吵,别忽略了奇怪的地方。我去看看那边的门上有没有什么线索。”张新杰无奈的叹口气走向客厅左侧写着“三”的房间,仔细端详一阵,然后用布盖着门把手轻轻拧开准备进入。

入目依然是密不透风的墙,无窗,靠墙简单的摆放着一张铁架床,一张痕迹斑斑的办公桌,上放着一瓶墨水和泛黄的纸张,头顶的灯光昏黄压抑。

 

屋内摆设不多,张新杰走了进去就直奔桌子,拿起上面的纸翻了翻,并没有任何字样,想到一些显迹手段,便将纸收了起来,然后一一拉开抽屉查看,除了其中一个抽屉有些难以抽出外,里面都空无一物。关上抽屉后他驻足想了想,重新拉开那个难打开的抽屉,伸手往抽屉上方反手摸了摸,果然摸到了刀刻的痕迹。叹口气,他心理不禁咒骂一声这什么智障小学生密室逃脱游戏,然后打开墨水瓶盖,手沾着墨水抹在了抽屉上侧然,然后拿桌子上的纸印了下来。

 

纸上面印上了一句话,“你是在找我吗?”这句话让他头皮发麻,心理有个不好的预想,难道我们所有的行动,都是被监视的。

 

扫视房间其他角落,包括地面乱七八糟的脚印,然后终于让他看见自己刚才站的地面旁边,有一双跟其他人脚印不同的,特别的脚印。

 

那个脚印比他的略长,鞋印上缺了一小块,显然是踩着什么东西。

 

这个发现让他汗毛倒竖,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刚才站在桌子旁边的时候有另外一个人站在旁边看着他一样。

 

纵然心砰砰作响,他也没有喊出来,而是继续环顾着房间,是相当冷静了。

 

突然,“咔啪”一声破碎东西的脆响从客厅传来,张新杰转头跑出房间查看。

 

“发生了什么事?”张新杰关切的问道,就看到了蹲在地上的叶修,和他跟前的碎片,瓷白的带着花纹的,是那个拿不动的花瓶碎了,碎片旁边还滚落了一只带着血丝的眼珠。

 

“这个做的还挺逼真的。”叶修语气淡定。

 

张佳乐显然被吓到了,反应过来后一个狠狠地戳了一下黄少天的后脑勺。“你动作能不能小心一点啊,这都能被你打碎。”

 

“喂喂喂,我这不是不小心被绊倒了吗……卧槽啊,里面居然有这么一个东西,想想就恶心。”捂着脑门的黄少天显然也有些懵逼,他俩刚才吵着吵着就推来推去闹起来了,然后他不知道绊了个什么东西就撞到了摔倒了桌子上,左手举着的扳手就这么把花瓶敲碎了。“这也太特么的巧了……”黄少天喃喃着,随后爆发抬手就是一个手刀戳张佳乐的老腰。“让你戳我,说,是不是你绊的本剑圣。”

 

“叶修,我们之前还有谁进过三号那个房间?”张新杰的话题转的突兀,让所有人跟着一顿。

 

“就我和少天,刚醒来那阵,去各个房间查看了一遍。”叶修漫不经心的随口回答,他的视线还停留在那些碎片上。“怎么了?你从那个房间里又发现了什么?”

 

“我们之前进去,什么都没有发现,就一张破床还有个桌子。桌子上,抽屉里没有任何东西。”黄少天也正经了起来,虽然这个碎了的花瓶很奇怪,但张新杰这么问,显然有了发现。

 

张新杰听了两人的话,就将那张印出来字的纸拿给众人看,然后说了桌子上东西和脚印的事。让大家一阵屏息。

 

“也就是说,这些房间,会隔一段时间更新?…好吧,我也不想用这么诡异的形容词啊,但找不到合适的词就这么代替吧,就是隔一段时间刷出来某些东西,这些东西将会是线索,感觉和游戏很像啊。还有就是,我们中的脚印混入了其他人的脚印,表示,可能房间里有其他人,或者说,我们中的一个人……”

 

“没错,所以……”张新杰轻轻抬脚,向大家展示了左右脚,并没有沾上什么东西。看到这举动,所有人都明白,虽然诡异,但都很配合。如果大家相互怀疑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抱歉,我没有怀疑大家……”张新杰轻轻开口解释,叶修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制止了他的道歉。“新杰,你发现的这个很重要,至少我们知道了这个房间的某些规则。距离房间的改动只不过才一个小时,想证明刚才的事情很简单。”

 

“是啊张新杰,要不是你我们可就忽略了。”黄少天笑嘻嘻的抬手勾住了张新杰的脖子,顺便摸了一把叶修的手,这豆腐吃的不留痕迹。张新杰面色无常不着痕迹的把黄少天的手挥了下来,内心隐隐的有些触动。

 

“没错,大家都是兄弟嘛。”张佳乐也凑了过来,把三个人冲开,一边嫌弃道,“好了好了,不干活了吗?赶紧把还没检查完的地方检查了去啊。”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咸鱼少女楚眠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