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少女楚眠眠

沉迷all叶!看心情更文。

all叶/死亡游戏 2

我感觉我不适合写这种题材,心塞。

不过还是打算挑战一下自己。

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说嘛[想要评论!(要点脸行吗?)]



——————————————————




叶修跟黄少天半个小时后站在像是客厅的地方一筹莫展,他们探查了整个屋子并未发现有其他的痕迹,屋子内有四间屋子,门把手上都积累着厚厚的灰尘,客厅的正中有着一张大的离谱的长桌,桌上放着一个造型奇特的花瓶,而花瓶周围散落着几根枝干,看起来像是花枯萎后掉落下来的。长桌周围的十几把椅子并不规整的摆放着,有的甚至离长桌有了些距离。黄少天也不管桌上的灰尘,直接歪了歪身子屁股靠在长桌上。“我说这到底怎么个情况啊?”

 

叶修蹙着眉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黄少天制止了。他伸手把叶修拉倒自己身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叶修不解的想疑问出声,黄少天却凑到他的耳边。

 

“别说话,你仔细听听。”黄少天小声说。

 

叶修了然的点点头,仔细聆听后果然听到细微的声响,他眯了眯眼睛更加仔细的判断着声音的来源。黄少天扯了扯他的衣袖指了指远处门牌上标着“二”的房间,很显然,他比叶修先一步找到了声音的源头。两人交换了个眼神默契的一同朝声源走去。

 

黄少天手中的扳手握的更紧了些,他必须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因为他要确保叶修的安全。

 

离门越近声音越清晰,叶修和黄少天的手心都出了一层汗,他们能清楚的听到声音的来源是人的交谈声。这个认知让他们有些毛骨悚然,因为他们刚刚检查过整间屋子,那时这个房间里并没有任何人。

 

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黄少天咽了咽口水,他有些后悔没把工具箱里的锤子带出来。叶修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黄少天也有些紧张,这种超出自己认知的事情让他异常不安,更何况现在连根烟也没有。

 

黄少天轻轻回头看着叶修,指了指门把手,又做了一个推开的动作,叶修了然的眨眨眼,刚想要点头门却被先一步打开了。正准备开门的黄少天吓了一跳,出于本能下意识的抡起手中的扳手闭上眼睛挥了下去。

 

“卧槽!”门里的人看着挥过来的凶器骂了一声后退两步险险的躲过,却因为撞到了后面的人而两人一起跌坐在地上。

 

“张佳乐?新杰?”叶修在听到那句卧槽的时候就认出了人,他抬手抓住黄少天的手把人往后扯了扯。黄少天在听到叶修的话后也睁开眼睛,看见熟悉的队友后才丢了手中的扳手有些激动。

 

“卧槽卧槽,是你们啊,吓死我了!”黄少天拍着胸口惊魂不定。

 

“是你吓死我们了!你拿个扳手想要干什么?啊?谋杀啊你!要不是我躲得快我早挂了!”张佳乐揉着自己的头发也心有余悸。

 

“这不是没想到是你们吗!”叶修走上前把被张佳乐撞到的张新杰拉起来,声音带着些许的欣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新杰被叶修拉起时顺便捏了叶修的手心几下,站起后一脸的正经和严肃。

 

“......”张佳乐和黄少天握了握拳有些咬牙切齿。卧槽,真当他们没看见是不是?!

 

“去外面说吧,这里空间太小了。”黄少天不着痕迹的插在张新杰和叶修中间推着叶修往外走,路过门口时还不忘了将扳手重新捡起来。

 

 



“所以说你们也不知道?”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声音中带上了几分迷茫。他是无神主义者,自然不会相信什么灵异事件,但如今他们的情况确实没办法用科学来解释。

 

“没错,我想你们也应该发现了,这里所有的地方都布满了灰尘,除了我们活动过的地方,完全没有别的痕迹,也就是说,我们是凭空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叶修有些拿不准的下着结论,“而且我跟少天刚刚检查过你们的那间房间,当时并没有人。”

 

“......不是吧...”张佳乐抱着胳膊哆哆嗦嗦的挤到黄少天和叶修中间,四处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就阴森的室内。“别吓唬人了...我挺怕这种的啊...”

 

“那其他人呢?”张新杰的情况比张佳乐好一些,虽然也带着不安,但至少还能从混乱的思绪中找到重点。

 

“不知道,我们也没有找到。”叶修皱着眉,语气有些沉重。

 

“这下可难办了。”张新杰思索着开口。这何止是难办,难办至少还有办法,但现在他们几个连源头都找不到。

 

“我跟老叶试着去撬大门的锁来着,但是没办法,是密码锁,砸了半天纹丝不动。”黄少天小幅度的挥了挥手中扳手语气有些可惜。

 

“卧槽你能不能把那玩意儿放下?!”张佳乐往叶修那边挤了挤试图离黄少天和他手里的扳手远一点,毕竟他刚刚差点被那玩意儿开了瓢。叶修被张佳乐挤得难受,只能抬手拍了拍他的背试图安慰一下张佳乐对于扳手的心理阴影。

 

“卧槽张佳乐,你少装了!”黄少天看着俩人的动作气得不行,尤其是张佳乐还在不停的往叶修那边挤。

 

“你才装呢,你赶紧把扳手放下!”

 

“我不,你给我过来,本剑圣让你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哈哈哈哈拿着个破扳手还说什么剑圣,有本事拿你的冰雨来啊!”

 

“......”张新杰很无奈,这种时候还能争风吃醋的吵闹,真不知道那两个人到底是真蠢还是真蠢。不过也多亏了他们,气氛才没有那么沉重。

 

叶修没有理会两人的争吵,因为他正被桌上的花瓶吸引了视线。张新杰走到叶修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也注意到那个造型和图案都很奇特的花瓶。

 

“那个花瓶...”张新杰疑惑着开口,“好像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嗯...”叶修点了点头,屈起食指托着下巴语气有些不确定,“我感觉...我跟少天第一次到这个客厅的时候,那个花瓶不是那样的。”

 

“啊?我看看!”正在跟张佳乐互相嘲讽的黄少天听到叶修的话赶紧凑了过来,仔细的观察过后也有些迷茫,“我记得,那个类似蛇的图案的那个尖尖,是朝着大门那个方向来着吧?”

 

“对。”叶修的语气坚定了几分,他俯下身几乎是趴在宽大的长桌上伸出手想要把花瓶拿起来仔细研究。


“老叶,你干啥呢?”张佳乐看着叶修趴在桌上扭来扭去咽了咽口水。


“那个花瓶,是固定在桌子上的。”叶修从桌上起来淡定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评论 ( 5 )
热度 ( 35 )

© 咸鱼少女楚眠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