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少女楚眠眠

沉迷all叶!看心情更文。

all叶/死亡游戏

一时的脑洞,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写这篇我觉得挺纠结的,不知道会不会坚持下去。

应该会很ooc,幼儿园文笔,如果能接受的话....





————————————————————————




系统提示:警告,警告,游戏运行出现无法修复的bug,请问是否重新维护系统?

 

系统提示:警告,警告,系统无法维护,三十秒之后游戏将脱离系统控制,请问是启动安全模式?

 

系统提示:警告,警告,安全模式无法启动,游戏无法销毁,请问是否...

 

系统提示:警告,警告,系统...

 

系统提示:游戏正在启动中,请稍后...

 

玩家还有十秒传送到指定地点。

 

玩家传送完毕。

 

游戏正式启动。

 

 

 

——欢迎来到死亡游戏,在这里,您可以体验到互相厮杀的乐趣,也可以体验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绝望。


——在您身边的真的是您的同伴吗?对您拔刀相向的真的是您的敌人吗?


——请尽情的享受吧,这痛苦又欢愉的感觉会让您上瘾的。

 

 






叶修昏昏沉沉醒来时有些懵,他花了五秒钟环顾四周企图用正常的思绪来理清如今的情况,但是他失败了。他觉得头痛的厉害,所以干脆放弃了思考,抬脚踹上了躺在他身边的人。

 

“嘶——”躺在叶修身旁的人因为疼痛下意识的痛呼,这才悠悠转醒。他坐起身一脸的茫然,边揉着被叶修踹到的腰边转了转身子看到了叶修。

 

“靠,老叶你刚刚是不是踹了我的腰?”捂着腰的人有些呲牙咧嘴。

 

叶修一脸的坦然,盘着腿晃了晃身子。“我说少天大大,你难道不觉得,我们现在的情况才是重点吗?”

 

“嗯?情况?什么情况?”被称为少天大大的男人被叶修提醒才注意起他们如今的怪异,接着从地上利索的爬起来。“我靠靠靠靠,这什么情况?这是哪儿啊?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啊到底?等会...咱们不是应该去庆功宴的路上吗??!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叶修摸索着找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也没找到一根烟,叹了口气也站起来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啊?”

 

“其他人呢?哎,其他人呢?!”黄少天问。

 

“我也不知道啊。”


“那咱们为什么在这儿啊?”


“我也不知道啊。”


“咱们这是被绑架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我?”


“我也不知道啊。”


叶修习惯性的回答,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仔细的思考了上一句问话的内容后沉默了几秒,抬起脚做了个要踹人的动作。这种时候还撩骚,真不知道他是镇定还是缺心眼。

 

“哎哎哎哎,开玩笑的!活跃一下气氛嘛!”黄少天有些嬉皮笑脸。

 

叶修小小的翻了个白眼没再理黄少天,而是仔细的打量起他们现在所在的房间。

 

老旧破烂的家具,积了厚厚灰尘的地毯,带着诡图案的墙纸,和放在角落里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工具箱。认真的环顾四周后找到电灯的开关按了下去,昏黄的灯光在闪烁了几下后才彻底亮起,几秒后又开始闪烁。借着时明时灭灯光叶修和黄少天更加看清了屋内的摆设,简洁而不失温馨,当然,如果忽略因为长时间未住而到处布满的灰尘的话。


“哇靠,这活脱脱的像个鬼屋啊!”黄少天往叶修的身边凑了凑,他觉得有点儿冷。

 

“谁说不是呢。”叶修随口的应着黄少天的话,思绪却在不停的思考着如今状况。


他记得在他失去意识前,刚从苏黎世回来的国家队队员们正因为疲累而七倒八歪的睡在保姆车上才对,而如今,他跟黄少天却在这么一个没见过也不知道地理位置的小房间里。


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究竟是谁为了什么原因把他们弄到这里来,其他人到底在哪里?这些统统都不知道。叶修蹙着眉有些难受,他觉得他的头疼病又犯了。

 

“哎,老叶,你看...”黄少天蹲在地上研究着什么,声音虽然跟平日里没什么区别,但叶修听得出黄少天情绪里的严肃。叶修暂时放弃了思考走到黄少天身边学着他的姿势蹲在地上。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叶修问。

 

“你看这些灰尘,好像就只有刚刚我们躺的位置被蹭掉了。”黄少天少见的皱着眉,他抬了抬头伸手指了指地毯上蔓延到电灯开关的脚印,“你看,那几个脚印是你刚刚走过去开灯的时候留下的,而这个房间的门,在那边。”黄少天转头指着相反的方向。

 

叶修立马就明白了黄少天话里的意思,累积了这么厚的灰尘,这里应该很久没人住,把他们弄到这里的人如果要将他们搬到这个房间,应该也会留下痕迹才对,而如今,却完全找不到这样的痕迹。叶修跟黄少天仔细的查看了房间后得出了结论。

 

除了他们两个,这个房间没有任何人来过。

 

“不能啊,就算是咱俩自己进来的,也该有从外面进来的脚印才对啊。”叶修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想起自己身上没有烟后有些烦躁的揉揉头发。

 

“这也忒诡异了...”黄少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后看向叶修,“要不然咱们出去看看?这里我总觉得瘆得慌。”像是肯定自己的话一样身子抖了三抖哆哆嗦嗦的朝叶修那边蹭了过去。叶修见黄少天的动作没有拒绝,而是像拍路边的流浪狗一般的抬手拍了拍黄少天的头顶。

 

“行,那就出去吧。”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在这种阴森的屋子里却让人觉得一阵阵的发冷让两人打了个哆嗦。叶修扯了扯队服的外套把自己裹得紧了些,而黄少天则是把队服的拉链拉倒最顶上,把脸一半都藏进衣领中才跟在叶修的身后朝房间唯一的一个门走去。

 

屋内的灯光时明时灭,静谧的空间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鞋子摩擦地毯的沙沙声,短短的几步路让叶修和黄少天觉得无比漫长。

 

“少天...你看这个门把手...”终于走到门前的叶修紧盯着门把手。黄少天从他的身侧探出头来顺着叶修的视线看过去,铜制的门把手上覆着厚厚的灰尘。

 

“靠!”黄少天被吓的爆了句粗。“这门真没被人使用过,那咱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啊?”


叶修不语,只是扯着自己的衣袖把一边的袖子拉长,用布料随意的擦了擦门把手上的灰。

 

“哎!等等!”黄少天抓着叶修的胳膊阻止了他转动门把手的动作。叶修被他的咋咋呼呼弄得有些无语,但还是耐着性子询问。“又咋了剑圣大大?”

 

“我是怕出去之后不安全!”黄少天一脸的我是为你好你就感恩戴德的表情让叶修看的更加无语。


“说要出去的是你,说外面不安全的也是你,你到底想咋样?”

 

“我看到那边不是有个工具箱嘛!咱看看有什么能用的工具!”黄少天拉着叶修跑到墙角的工具箱旁边,“带着锤子啥的也好撬锁离开这鬼地方。”

 

“嗯...也行。”叶修蹲到黄少天旁边凑近想看看有什么工具,还没等他看见,手里就被黄少天塞了什么东西。叶修低头看了看有些哭笑不得。

 

“锤子我还能理解,你给我个螺丝刀是什么意思?”

 

“哎呀,防身啊,有备无患啊!”黄少天把工具箱里的东西翻腾了个遍,边翻边喋喋不休的询问着叶修,“哎哎哎,老叶,你说我拿这个钳子怎么样?要不拿这个扳手?哎我刚刚给你的螺丝刀是十字的吗?要不我拿这个一字的吧?哎老叶你怎么不说话啊?”


不得不说,我们的剑圣大大适应能力,真的很强。

 

叶修蹲在一边安静的听着黄少天叽叽喳喳的声音耐心的不得了,等黄少天终于决定了要拿那个看起来就很重的大扳手后才站起身,他把螺丝刀放进队服的口袋后抬手拍上还蹲着的黄少天的脑袋。

 

“谢了。”声音不轻不重,却异常清晰。

 

其实叶修知道,黄少天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额...没心没肺。他如今也一定很慌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遇到这种诡异的事件,说一点都不害怕肯定是骗人的。叶修知道,黄少天之所以装成毫不在意的样子是为了让他能稍微安心一些。

 

他大大咧咧下的细心,他都知道。


黄少天呆愣了几秒,握紧手中的扳手嬉笑着站起身不紧不慢的跟在叶修身后。“知道我好了吧?哎老叶,那你答不答应跟我在一起啊?!”

“不答应。”


“哈?!为啥你还不答应啊?!”


“你猜。”


“老叶你越来越没下限了,我上哪儿猜去啊!”


黄少天语气有些幽怨,脸上却带着坚定。


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不管发生什么。


评论 ( 1 )
热度 ( 43 )

© 咸鱼少女楚眠眠 | Powered by LOFTER